主页 > 小说 >

张韶涵:不愿跟我觉得不对的事低头 也不喜欢解释

编辑:凯恩/2018-08-31 19:36

  而另次将她推至风口浪尖的,是在去年众星云集的芭莎慈善晚宴上。最后大合照环节,因为张韶涵站在了中间位置——传说中的“C位”而遭受非议。有人断言她刻意为之,有人辩言她确是在调整过程中被挤到了那里。无论如何判其行为,更多人评论间更深层意思统一指向为,她不应该站在那里,因为她不红了。

  娱乐圈残酷又现实。在诸多关于张韶涵的报道中,媒体习惯把2009年当做其演艺事业的一个分水岭。09年前,她是一演戏就演女主角,刚发唱片就一炮而红、金曲频出的“小天后”。而在09年经历了一系列备受争议的家庭变故后,身心俱疲的张韶涵全面停工,进入休整期。

  

  

  张韶涵:我还记得我刚出道第一部偶像剧就是在强调“不要轻言放弃,否则对不起自己”,久而久之,怎么这个好像就变成了我自己的性格了(笑)?我没办法停下来不让自己进步。这样的我当然累啊,很累。

  新浪娱乐:就参加《歌手》来说,我们会觉得你好像更敢展现自己了。包括唱了和自己真实生活很贴切的《阿刁》、《情人流浪记》。不担心吗?可能唱完后又引起一波舆论上的“血雨腥风”。

  比如说我早期出道到现在,从早期台湾只有5家媒体,到现在有各个不同的线上线下(媒体),各种综艺节目……演艺圈的环境改变的非常大。可是我觉得我自己很坚持的一点是说,我不管出道多久,这么多年我都不愿意跟我觉得不对的事情低头,这是我做人的一个底线。比如有些人说,你就哭一下吧,你哭一下博个版面就行了。我做不到,不好意思。因为我觉得,演员是需要用演技来让大家知道你是个好演员,可是歌手不一样。歌手必须呈现最真实的自己,如果有任何一点是演的,我觉得那个就不纯粹。所以这么多年来,我觉得张韶涵很辛苦。辛苦在于,其实我有时候可以走捷径,可是我也不愿意。

  聊及从前,张韶涵坦言,她不知道外界对那几年的她是怎么理解的,但实际上,自己并不是等了三年才和大家见面。即便在最难捱的时候,她其实也只停工了六个月,之后便持续在做各种工作,忙得没时间去旅游,没时间去过自己真正的生活。而所谓“沉寂”的时间在外界描述中被拉长不少,甚至传出雪藏疑云,一方面,是因为她不喜欢多做解释。但从另方面看,在改朝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没有多少人会真的有耐心等着谁。在她切实“消失”的几个月,不少“路人粉”早已另觅新欢。即便她再回来时,也不再是焦点,歌坛第一梯队似乎已没了她的位置。媒体在替她总结那段过往时,总是用 “差一口气就能冲顶天后”“被负面新闻耽误了的歌手” “从事业高峰跌落”之类不无惋惜却也意蕴消极的句子来描述。

  新浪娱乐:像《流浪记》里有一句“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更复杂/还能不能唱出歌声里的那幅画”。经历过那么多事,你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有变得“复杂”一些吗?还是……

  新浪娱乐:在这季《歌手》上表现不错,其实对于一些喜欢你的歌迷来说会觉得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又红了。尤其相较于前几年好像没有那么多人“看”到你的状态。你自己怎么看所谓“红”与“不红”的评判?

  

  但也就是在我们采访后的几天,由《流浪记》触动的八卦仍在持续发酵。除了家事,不少人另开始就张韶涵在那段低潮期时,关于她和范玮琪[微博]种种“恩怨”传闻热议起来。眼见网友站队导致范玮琪遭受言论攻击,范玮琪老公陈建州[微博]几次Po文护妻。而张韶涵前几日发的一篇配图微博也被网友解读成是在暗讽和范玮琪的事。除其妹妹兼经纪人透过某台湾媒体正面否认暗讽之事外,张韶涵本人未以任何形式再多做回应。我们之后也试图通过其身边工作人员了解韶涵对又一轮舆论争议的态度,但工作人员委婉表示望专注于音乐,不想再引不必要的风向在传闻上。

  

  张韶涵:就算今天要走,我也是抬起头走的

  《歌手》并不是张韶涵参与的第一档音乐综艺,但它算是让更多“路人”对歌手张韶涵有全新认识的一档重要节目。 我的意思是,现在再提起她的名字凤凰娱乐(fh643.com)时,我们会想到妆容明艳、唱着热情西班牙文歌曲的她,会聊及在《情人流浪记》里剖心事、动了深情的她。而不再仅仅是,“哦,我蛮喜欢她的《欧若拉》”。

  

  张韶涵:不想只当“流行” 我想留住“张韶涵精神”

  新浪娱乐:从一开始的《全民星战》、《我想和你唱》到《蒙面唱将》《歌手》等等,这几年你陆续参加了不少音乐节目。一路做过来,心态上有没有些变化?

  如何面对舆论争议?

  新浪娱乐:记得在《蒙面唱将》里,你说了一句“戴上这个面具可以让我暂时把‘张韶涵’放一边。可能大家认识的我都是硬撑的张韶涵,张韶涵太辛苦了。”你会觉得身为‘张韶涵’的辛苦是什么?

  那段时间,众说纷纭。流传广泛的一种说法是,因口碑下滑,当时其所属的唱片公司雪藏了她。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张韶涵未再发过一张唱片。而直至2011、12年左右她和公司约满,另起炉灶再发新作《有形的翅膀》后,才是外界眼里“时隔三年的复出”。

  张韶涵:不管我有什么经历都是过去式了 想要“let it go”

  经历过大起大落,复杂世事,张韶涵并不认为自己也变得复杂了,她很直白称“不想因为当我变复杂了之后,我失去的更多”。虽然出道以来偶尔会卷入一些争议事件中,但张韶涵表示自己本就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觉得多做任何解释也没必要。不过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因为这么多年我都不愿意跟我觉得不对的事情低头,也不愿走捷径。所以不管有任何新闻也好,很多观众朋友都选择相信我。我觉得这是我这么多年来自己辛苦建立的张韶涵的精神。”

  张韶涵:凤凰彩票(fh643.com)对,我不愿意这么做。因为如果我是以这种东西(炒作话题)来让自己有存在感的话,其实这么多年来,大家一看也都会看得懂。可是正因为我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坚持做真实的自己,所以不管有任何新闻时候也好,很多观众朋友都选择相信我。我觉得这是我这么多年来自己辛苦建立的张韶涵的精神。

  说到红或不红,我当然很谢谢很多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在大家还是读书年代的时候我就出道了,那时候的我就有机会看到很多不同的面孔,听到不同的故事。那个是我觉得当一个艺人(收获的)最重要的事。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当一个艺人最重要的还是说TA能留下什么,TA不应该只是一个流行,不然很快就会被取代。我从开始出道不会演戏,到我不断学习,最后我可以演戏。然后从一个不会唱歌的女孩子,到经过这么多年不断地训练自己,不断地追求进步,有今天的地位。这不是靠运气,是因为这么多年我自己一直都没有松懈。所以我不想只当一个流行,我想通过自己的音乐或者是我任何作品,留在大家心目中的是“张韶涵精神”,张韶涵的精神不是这么轻言放弃的,我也不愿意低头。我只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做能影响别人正面的地方的事情。至于红不红,我看得很开,我并不觉得它是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们唯一要考虑的是说,自己有没有认真在生活,很认真做到一个连自己都敬佩自己的状态?我觉得那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就此感慨怜惜,叹张韶涵当年不易;也有人冷笑揣测,时隔多年她再唱那真实故事是何居心?怕不是在博噱头?外面声音纷杂,而此刻坐在我们面前的张韶涵云淡风轻。

  新浪娱乐对话张韶涵:

  讲实话,在采访中,我们曾试图从张韶涵微小的表情变化中,从她的措辞语气中捕捉出一些藏住了的,或是被“粉饰”过的部分,尤其在聊及一些略显敏感的问题时。但她确是真诚的,坦坦然然在那儿做分享,反让我们觉得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如何看待比赛输赢?

  她清楚《流浪记》后,可能会招致一些声音。然而她大方表示,自己想分享的,是一个敢直面过去的自己:“歌手必须把真实的自己放在舞台上。歌曲打动自己才能打动观众。这首歌给我的感触来自于我的经历,我沉淀后的自己。我没有要证明什么,我是想要let it go,我要把它放了。当我放了之后,我自己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做人生的平静。”

  新浪娱乐:你说的捷径就是有时候可能你可以做一些新闻话题之类的东西?

  张韶涵:我就说了,做歌手,必须要把最真实的自己放在舞台上。我在《歌手》里唱的每一首歌必须要我自己有感触。那个感触来自于自己的经历,我沉淀后的感受。我不想当流行,我要是一个精神的话,那这种精神必须来自我真实生活,包括我唱《流浪记》。当然,我很清楚,如果我选这样子的歌,可能有一些对我不太熟悉的人会对我有所误解,会觉得哎呀这么煽情,你可能选的这些歌是要去证明什么。但我说过一句话很重要,我没有要证明什么,我是想要let it go,我要把它放了。当我放了之后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做人生的平静,才是我觉得不枉费我的精力,成就了一个更高阶的自己。

  至于这几年她一直寻求突破,做自己唱片总监、挑战新的歌曲类型……但似乎能引发观众共鸣的还是她早期作品。我们问韶涵对此是否会介意?她顿了顿:“其实我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后来知道了这样子一个答案。早期我出道,大家选择不多,艺人也不多。现在大家有太多选择了,音乐好像也已不是大家唯一关注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好像只要花一点点钱,它就可以让大家看到。现在你以为花几百万就看得到吗?是你无法想象的金钱你才能让全部的人看到你。所以我后来这样想想也通了,觉得也对啊,这个也没什么,反正环境不断地在变,我就是希望透过不同的一些形式,更努力让大家看到(新)的作品。”尽管知道芭乐音乐会更容易受到欢迎,也了解现在推歌难,但张韶涵还是想坚持自己的步调:“ 所以我常常觉得比较辛苦就在这里。因为我对我自己要求很高,常希望可以突破,我真的不想要活在一个让自己觉得太舒适的领域,不然我永远都看不到自己的可能性。这是我这几年一直以来都强调的事情,我不是跟观众强调,我是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怎么做。”

  要突破,想跳离舒适圈,是张韶涵在这次采访中反复提及的态度。其实,《歌手》节目组并非在今年才第一次接触张韶涵。筹备往季节目时,他们就曾向她抛出过橄榄枝,却终未成行。除了切实存在的档期问题外,另重要一点,彼时的张韶涵不确定自己在心态上是否真的准备好了:“对于这样一个类似竞赛、有输赢的节目,我要怎么面对?如果把每一件事情都看成说,我一定要赢,我觉得那样压力特别大。那样的自己呈现在舞台上,是自己喜欢的样子吗?我想想,好像也不是。今年导演组在接触我的时候,我就特别有这个感觉,我觉得我是在一个比较放松的心情下了。就算哪一期要走我也不觉得怎么样。每一期有没有战胜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一首《情人流浪记》,张韶涵[微博]唱的婉转动情,也让观众愈发感受到她作为“歌手”的实力。但同时,亦因歌曲内容贴合了她一些真实的家庭成长经历,愈多人也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循着歌词线索,那桩被轻掩着的“著名”家事又被拽了出来,几经网络上的“热心人士”整理修饰后,他们将它赤裸裸掷在太阳底下,供路人指指点点。

  《歌手》中,张韶涵不止在每期曲风上有所突破。早在节目官宣阵容时,张韶涵就转发了微博并表态道:期待大家在这个舞台上看到一位坚强歌者张韶涵和另外一面真实的安琪拉。确实,看了几期节目后,会发现她在《歌手》里似乎更敢把自己真实生活中的那面剖露出来了。张韶涵说自己相信节目的专业度:“你上去只要做好歌手的本分就好了,其它的都不用太担心,不会有一些‘特别设计’的桥段。”所以,她唱了那首“有百分之六十像我自己故事”的《阿刁》,隐隐讲“你不是这世界的人 /没必要在乎真相” ,也诉“命运多舛/痴迷/淡然”。而到了《情人流浪记》那期,时隔九年,她更直白地将当年和父母“分裂”的伤痛心事摊开,直言自己小时候有着赚钱给家人买大房子住的梦想,后来愿望实现了,可(家)也破碎了。那是她第一次品尝到所有的背叛是什么感觉。

  张韶涵:对,因为我觉得最终我们还是必须面对自己。我至少说真的,我比过去更开心,我比过去活的更自在了。我觉得我的生活至少都是很正面很阳光的,不管我有什么经历,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接下来是我要怎么往前,在未来去创造一个我能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己。(Ran/文)

  这无疑是段“极佳”的八卦素材。我们这次采访是在《情人流浪记》播出后进行的,而就在那几天,确实也涌出了大量蹭热点而来的盘点文章,又开始一遍遍带大家“重温”当年张家纠纷始末。

  张韶涵:我反而害怕自己太纯粹了(笑)。我有一个朋友之前跟我讲说“你呀,就是太真了,你这样反而不好,不适合现在的社会”。可是我自己好好思考的时候,我有问过自己,我能够变复杂吗?我能够说出违背心中的那些话吗?我忽然发现,我不想这样子,我觉得那不是真实的自己。即使在大千世界里面,我们每天要接受的事情特别多,特别复杂,我还是希望可以保有一颗最纯真的心。因为我不想错过真心爱我的人,我不想因为我变复杂之后,我失去的更多。

  在今年《歌手》将张韶涵又带到“舞台中央”之前,近几年,能让大家瞬时想到的,促韶涵引发全民关注的有那么几个画面。一个是在2016年,她在芒果台另一档音乐节目《我想和你唱》中演唱了代表作《欧若拉》。那是一场精彩的“回忆杀”。一向言辞犀利的知名乐评人“耳帝”也激动PO文赞道:“当十二年前的那个前奏一响起,张韶涵转过身来只唱了一句,那辨识度与听起来依旧年轻又旺盛的生命力瞬间就能把你拉回到当年的记忆中去,太鲜明了,反而更年轻的素人听来却没她青春。”节目播出后,网友们纷纷寄歌忆青春,描述起自己记忆深处那个声音清亮,五官深邃,洋娃娃般的女生——Angela。

  我们问她,选唱那样的歌之前,就不怕再引来一波“血雨腥风”吗?坐在我们面前的张韶涵显得很淡然:“当然我很清楚,如果我选这样子的歌,可能有一些对我不太熟悉的人会对我有所误解,会觉得说‘这么煽情?你选这些歌是要去证明什么’。但我说过一句话很重要,我没有要证明什么,我是想要let it go,我要把它们放了。而当我放了之后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做人生的平静。那样子的自己,才是我觉得不枉费我的精力的。”

  定下歌曲,提前一周多才开始学习西班牙语发音。身体心理双重负担让张韶涵一度抓狂自问“我是不是疯了?”但崩溃之后,她又自我建设道:“但那不就是我来这个节目的初心嘛?我想挑战自己。你去做了,如果真的做不好也没关系,反正也知道了自己能不能做得到某个程度。所以后来我几乎每一期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可能导演每次宣布成绩的时候是会有点紧张。可是又觉得说,如果我今天要走,我也是抬起头走的。”

  在首期《歌手》正式录制前一小时,张韶涵接到导演组讯息——能否兼任本季节目“串讲人”工作? “算是临危受命了。当然很感谢导演信任,但我有在想,我需不需要这么累?毕竟歌手最重要的还是嗓音。”张韶涵陷入纠结。距节目开录仅剩半个钟头时,她终于下定决心:“好吧,那我试试看。”而推动她做出如此决定的唯一理由仍是“我想突破自己”。张韶涵直言:“如果这(当串讲人)是一个可能性,我将会看到一个突破的张韶涵的话,那我为什么不去尝试?”

  张韶涵:其实我这一路参加这样子一些音乐节目,我都希望从我自己的音乐里面来跟大家沟通,我通常不太喜欢用其它的新闻或者绯闻来让大家认识我。我觉得如果是歌手,我就应该从不同的音乐节目里面去让大家看到一个专业的自己,包括在舞台上的呈现也好,包括我该怎么样突破心防,去遇到一个不同领域的自己……那个进步样貌是我希望大家能看到的,我也希望我自己能看到的。因为我出道这么多年,可能大家认识里的那个我,是在出唱片的我,唱片里那样一个自己会选择同类型的曲风居多。所以这样子(音乐综艺)舞台就会变成是一个全新的自己站在大家面前。

  XLZY/文 刘嘉奇/摄像

  如何看待红与不红?

  新浪娱乐:这也算是你最引以为傲之处吗?就这么多年过去,我就做真实的我,我能保持住真实。

  张韶涵:就像我刚刚说到,我不太会透过一些新闻让大家知道“哇Angela好忙”。其实我不知道外界是怎么理解的,但是,外界理解的那几年——我没有出来跟大家见面的时候,其实我的工作只停了6个月而已,我并没有等3年才出来。只是我不太……可能因为媒体常常喜欢问我,你只要告诉我你花了多少钱就行了,你今天的工作赚多少钱就行了。因为我们公司也很清楚我的性格,就特别不喜欢讲数字,也不喜欢讲说“她这一年接了多少工作”。但其实我的工作忙到我都没有时间去过自己真正私底下的生活,只是我就觉得说,其实大家怎么想也没什么关系,真金不怕火炼,我不太喜欢通过不断地解释自己让大家去了解。我就不是这种性格,那也没必要。

  担着双重身份真正上了“战场”,张韶涵坦言压力比想象还大。因为要做串讲工作,所以每期录制时她几乎没时间休息。其他歌手彩排时,她也必须在旁边待位。而只有在每次介绍完自己,下台调整那短短几分钟内,她才得机会把自己要唱的歌曲情绪再重新顺一顺。更直观的压力表现在她嗓子发炎那次。不仅唱歌,她连正常说话都沙哑费力。但在那期比赛中,她还是选择了一首从未尝试过的西班牙歌曲进行挑战。

  一面是在大家青春记忆里璀璨着,一面是在现实里遭受“过气”争议。红与不红?张韶涵坦言自己看得很开:“我觉得没有人可以一辈子都好运。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当一个艺人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说TA能留下什么,TA不应该只是一个流行。我从开始出道不会演戏,到我不断地学习,最后我可以演戏。然后从一个不会唱歌的女孩子,这么多年不断地训练自己,不断追求进步,到现在。我想留在大家心目中的应该是不轻言放弃的张韶涵的精神。我唯一要考虑的是说,自己有没有很认真的在生活,很认真的把自己做到一个连自己都敬佩自己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