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都市小说 >

当代东方易主:当代系空手套白狼式运作8年赚43亿

编辑:凯恩/2018-09-18 13:34

  虽然公告中未说明王春芳出售控制权的具体原因,从当代东方的股权质押情况、停牌前两日股价大幅下滑等来看,当代东方急于离场可能基于以下两方面:

  而这几年,盟将威业务表现优异,从电影《太平轮》《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到电视剧《军师联盟》《活色生香》《醉玲珑》,再到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冲上云霄》,一系列凤凰彩票(fh643.com)的优秀作品也使得当代东方在影视行业赢得了一席之地,更使得当代东方转亏为盈。

  而这一切和盟将威背后的掌门人徐佳暄分不开。徐佳暄是一位资深影视圈人,曾担任多部电视剧出品人,参与了包括《男人四十》等电视剧的制作,盟将威多部作品都由徐佳暄及其团队完成,甚至许多关键项目的重要人物,如编剧宁财神、吴秀波等也是徐佳暄的好友。

  更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5月当代东方曾通过股权激励议案,行权价格不足二级市场的一半。但令人惊讶的是,包括母公司厦门当代系掌门人王春芳以及东阳盟将威徐佳暄等在内的16位高管都放弃认购,“无人认领”的股票数量占总激励计划的40.8%。这似乎说明,当代东方更喜欢“资本市场中的钱”。

  当代集团入驻8年,目前持股市值高达44亿元,与之前投入的逾6000万资金相比,当代集团的8年实控人之路已赚的盆满钵满,在整个影视行业遭遇“危机”的时候,离场套现或是最好的策略。

  随着当代东方转型影视行业,盟将威的业绩贡献迅速成为公司的最主要利润来源。并且这几年,当代东方通过不断投资、并购,其业务版图由电视剧延伸到电影、影院、IP版权运营、互联网和电视平台、演出、艺人经纪等影视全产业链。截止停牌前,当代东方市值高达145.17亿。

  而2018年这次停牌原因也是资产收购。当代东方以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为由拖延停牌时间,打算以2亿收购影视特效公司首汇焦点100%股权。而首汇焦点的第二大股东鹰潭市睿域科技有限合伙企业,是当代东方实际控制人王春芳及一致行动人王玲玲控制的公司。

  如今,山东高速为何接盘 “竞争力大幅下滑”的当代东方,其交易中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缘由。未来如何,只能交给时间。

  根据协议,永乐影视承诺在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别完成2.15亿元、2.95亿元、3.65亿元、4.2亿元的净利润,合计约13亿元。

  虽然在本次股权转让公告中双方交易价格并未披露,但据新浪财经测算:2010年当代集团以6474.5万获得*ST大水29.99%的股份。而以这次停牌前的市值145.71亿来计算,29.99%股份价值约43.7亿元,王春芳即当代集团预计此次交易与最初的投入资金相比获利高达43亿。

  其实,这看似的突如其来的转让背后,是一个颇为成功的资本运作案例,其操作手法令人惊叹!

  当时,溢价12倍,高达11亿元的股权对价曾在业内造成不小的轰动。

  或许,当代东方早在收购盟将威时就已经为今日套现脱身做好了准备。

  公开资料显示,在转型之初,当代集团拟以资金支持等方式帮助上市公司发展不限于旅游地产、文化地产、物流等有益于公司发展的产业,但当时具体转型方向并不明晰。

  不过,在完成三年对赌后,徐佳暄疑似已经离开了盟将威。在高度依赖人脉资源的影视圈,这势必会令盟将威以及当代东方丢掉核心影视资源,未来业绩下滑或成大概率事件。

  文/新浪财经TMT记者 吴丽都 凌先静

  高调退场!

  2017年在盟将威对赌完成不到一个月,当代东方便发布公告,拟以不超过25.5亿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

  观察当代东方的前世今生以及这几年的资本运作可以发现,事实上当代东方作为一家影视上市公司,并不“生产作品”,业绩过度依赖收购标的的业绩对赌,同时也利用上市公司身份,通过不断并购,“坐收渔利”。

  而对公司的经营情况最了解的往往是股东和高管。如果他们都不认购自家股票,甚至大量减持,就意味着对所处行业行情不看好,或者对公司未来发展不看好,甚至可能有随时套现离场的准备。

  当代东方的“套路”主要表现在首先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收购或者入股一家有制作能力的公司,再利用子公司做项目,提升业绩,从而做大自己的市值。也就是说,当代东方用投资人和散户的钱,帮自己赚钱,自己则高度空心化,颇有“空手套白狼”之意。

  8年赚43亿,当代集团套现走人?

  [新闻页-台海网]

  二是收购永乐影视未果。

  这种关联交易已经将当代东方的意图暴露的异常明显,不难预料:这场收购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和永乐影视一样。

  从当代东方披露的财务报告来看,事实也确实如此,2017年盟将威遭遇了首次业绩变脸。全年公司实现营收8.2亿元,同比下降16.77%;当代东方的净利润也随之骤减,同期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亿元,同比下降了38.2%。

  一方面是当代东方与盟将威的对赌结束。

  这就意味着,当代东方控制权将由王春芳背后的当代系变为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为什么会选择此时套现离开?

  前几天,已经停牌两个月的当代东方突然宣布,当代东方控股股东王春芳(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法人)欲把股权(不超过29.99%股份)转让给山东高速。

  当代东方的前身为大同水泥,是一家生产和销售水泥的公司。2010年,当代集团斥资6475万元收购*ST大水29.99%的股份,正式成为*ST大水的控股股东,并于2013年更名为当代东方。

  2015-2016年,盟将威分别实现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其中2015年和2016年,盟将威的业绩贡献占到了当代东方业绩的80%以上。

  在这期间,当代东方几乎就是一家“空壳公司”。

  观察当代东方的前世今生以及这几年的资本运作可以发现,事实上当代东方作为一家影视上市公司,并不“生产作品”,业绩过度依赖收购标的的业绩对赌,同时也利用上市公司凤凰娱乐(fh643.com)身份,通过不断并购,“坐收渔利”。

  徐佳暄离开后,当代东方只能寻找另一个“盟将威”。

  两者的捆绑也迅速惹来争议,深交所曾就对正处于重组停牌期的当代东方下发问询函,导致收购迟迟无果,查阅2017年当代东方财务报表中企业集团的构成一栏,可以发现当代东方的子公司中并无永乐影视。

  而永乐影视也是一家中型影视公司,出品过《武神赵子龙》《隋唐演义》等30余部影视作品,此前曾借壳华谊兄弟、中昌海运、康强电子和宏达新材上市都遭失败,其中3次均是由于未能完成对赌业绩。

  近期,资本市场波动加大,影视类上市公司股价集体承压,多数公司创阶段新低,影视类公司股权质押危机也随之而起。而当代东方实际控制人此刻在公司复牌前急于脱身,是迫不得已还是谋划已久?

  当代东方收购盟将威后,两者曾签订“对赌协议”。盟将威承诺公司2014-2016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1.6亿元和2亿元。不过因为募集资金到位时间的问题,对赌时间顺延到2017年底。

  原标题:当代东方易主:当代系空手套白狼式运作8年赚43亿

  直到2014年,当代东方通过收购盟将威影视公司第一次跨足文娱行业。盟将威是一家二线影视制作公司,制作过《精忠岳飞》《新四大名捕》等项目,手中握有包括《来自星星的你》《环太平洋》《饥饿游戏》等大量IP授权。

  (本文作者介绍:新浪财经TMT记者,深度解读财报、拆解泛娱乐产业链)